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打开了一扇窗,我看到更多的可能” ——“我眼中的本科生导师制”系列报道之一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2019-01-14  作者:   点击次数:   [] [] [] [更大]

  2016年起,我院开始实行本科生导师制。为了解同学们对这一制度的感受与体验,学院记者团采访了参与本科生导师制的第一届学生——2016级本科生钱婧和张仕第。他们导师是我院教授王逸舟老师。三年来,两人在王老师的指导下积累了不少心得,收获了成长的经验。

  张仕第用一个词来概括这三年的导师制培养历程——“规划”。他认为,对普通学生来说,大学四年的成长过程很容易被个人浮动思想牵着走,不清楚每个阶段的重点是什么。而有些同学在未接触老师时,或许会觉得老师的指导是老生常谈,不够重视。但现在看来,导师的指导让人受益匪浅。他讲到,王老师对学生的规划指导强调“大一大二发散,大三大四聚焦,在此基础上为未来做集中的规划,将兴趣变为专长,将理想变为现实”。张仕第认为这种有规划的大学四年比大三结束时匆匆决定保研或者申请出国更有价值。

  钱婧则用“可靠”“平台”和“亲切”来描述自己的导师制感受。她表示,“有导师的话非常可靠”,因为刚进入学校时“人生地不熟”,有导师则可以问许多问题。再者,钱婧说自己有时“比较怂”,若没有导师制这个平台,自己“肯定不会壮起胆子去找老师们聊天”。钱婧在大一怯生生地与王老师交流了几次后,大二时担任了学生干部,而王逸舟老师当时恰好是分管学生活动的副院长。由于学生工作,她经常去找王老师,每次会顺便聊到一些自己的情况。从最开始的比较拘束,到后来聊的内容越来越多,钱婧感受到王逸舟老师很关心本科生,是一位亲切的长辈。

  被问到“与王老师交流过哪些内容,这些内容在三年中又有何种变化”时,钱婧注意到王老师会在不同情境选择不同内容与学生交流。譬如,每个学期初,一定要对上一个学期反思总结,对本学期做一个规划,平时王老师也会与大家交流对本科生培养的一些想法。钱婧最近与另外几位同学一起参与挑战杯,请王老师担任指导老师,这个过程中她发现,王老师非常强调问题意识以及整个框架的搭建。“现在自己与同学正处在非常痛苦但卓越成效的阶段”,钱婧说。

  张仕第则表示,刚开始时王老师的工作很繁忙,再加上对本科生导师制的认识还处于起步阶段,大家都将本科生导师制视为研究生导师制的延伸产物,王老师也会将研究生和本科生放在一起谈话,但这样偶尔会出现针对性不足的情况。后来老师与同学吸取经验,将指导分开,交流形式也不限于会面,还包括利用邮件等进行网络上的沟通。现在,小到课业上的某一处疑惑,大到论文的撰写和发表都成为了学生与王逸舟老师交谈的问题。

  此外,谈到自身在本科生导师制中的具体收获,张仕第分享了自己研究方向的确定过程。他说,刚来到北大,他的兴趣主要在于日本和中国的民族主义研究。接触本科生导师后, 认识到一个人的过往经历、成长环境的作用,他又把目标放在了半岛研究(张仕第的家乡是辽宁丹东)。但又苦于只做历史研究或半岛研究,容易偏离国际关系的治学方法,特别是缺乏理论层面的研究。就在他感到迷茫时,王老师对他表示,不要着急回答这一问题,可以先去走一走,看一看有没有别的方向。其后,恰逢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仕第对社会主义问题有一定兴趣。在王老师鼓励下,他主动向俄罗斯共产党提出申请,参与了纪念活动。之后,他对社会主义理论,特别是左翼视角的研究方法对地区研究的意义与东北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有了更好的认识,萌生了更大的兴趣。现在,张仕第发现可以以社会主义研究为桥梁,把日本研究、朝鲜研究、俄罗斯研究等内容结合起来,在实践当中逐渐发现把分散的兴趣连接起来。

  张仕第表示,本科生导师制像是“打开了一扇窗户”,因为本科生平时能看到的往往只是精彩世界的一小部分,而本科生导师制度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在不走那么多弯路的情况下看到更大的世界。经导师的介绍,仕第得以看到自己的师兄师姐有的在外交部、中联部从事外交外事工作,有的走学术道路进入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学院,有的投身于国际组织的事业当中,还有的很有创意地将音乐、国际象棋与国际关系学科联系在一起,“让我看到了更多可能”。张仕第认为,本科生导师制使他得以提前地融入与硕士博士在一起的大家庭,如同有了一个望远镜,在成长的路上做更好的自己。

  钱婧还回忆起王逸舟老师几次组织包括访问学者、研究生与本科生在一起的大聚会的场景。大家坐在一桌,边吃东西边聊。为了让同学们更放松,王老师总是对大家说,“你们想喝点酒也是可以的”。在饭桌上,王老师让大家介绍自己最近的研究成果和遇到的困难,“那种氛围真的让我感受到像个大家庭一样,同时,分享成果的过程也能感到大家对学术热情、严谨的一面。”

  最后,两位同学分享了自己在培养过程中看到什么问题,又有什么建议。钱婧注意到,随着年级的增长,导师所带的“队伍越来越壮大”,而同一位导师培养的各位同学要聚起来也越来越困难。她认为交流可以越来越多地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不过,钱婧还是建议大一同学“抱团”,因为在同导师还不够熟悉的情况下,有同龄人在一起会比较放松。钱婧认为,新生在联系导师前,可以先同联系人联络,认识学长学姐们,因为有一些问题在本科生内部可以解决,不必使老师经常重复回答同样的问题。对于与导师交流的形式,钱婧表示,与导师熟悉后,交流形式不一定很正式。

  

  国关记者团供稿

  文/董俊言 王乐阳

  采访/黄先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