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坦桑尼亚前总统姆卡帕先生访问我校并与我院师生进行座谈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2007-09-19  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 [] [] [更大]

    2007年9月12日上午,坦桑尼亚前总统本杰明·威廉·姆卡帕阁下(Benjamin William Mkapa,1995—2005年任总统)来我校访问。林建华副校长在临湖轩会见了姆卡帕先生。随后,姆卡帕先生与我院师生进行了座谈。副院长贾庆国教授、非洲研究中心秘书长李保平教授参加了座谈。

    
姆卡帕先生首先就中非关系、中国—坦桑尼亚关系、非洲经济形势、非洲的政治任务,以及非洲如何面对全球化的挑战等问题发表了看法。他指出,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举行以来,中非关系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友谊和团结依然是中非关系的主要特征,但是更突出了中非之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合作互利双赢的重要性。中国国有企业和私人资本在非洲日益活跃,使很多非洲国家认识到,在开发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发展民族经济以实现经济独立的道路上,中国给非洲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非洲国家不仅可以与欧洲和美国开展合作,也可以选择与中国合作开发资源,以达到互利双赢。在欧洲老牌殖民国家中,还残存一种殖民主义的观念和思维,认为非洲仍然属于欧洲,因此包括非洲的资源在内,要由欧洲国家来开发和占有。中国日益卷入非洲,使它们感到恐惧,认为是一种威胁。与此同时,在非洲方面,由于几个世纪以来与欧洲形成的历史联系,以及殖民统治的遗产,很多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也“偏好”欧洲,在很多方面依赖于后者,比如在发展资金上的依赖。因此,姆卡帕先生认为,非洲也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僵化的思维和陈旧的观念,必须减少对西方殖民国家的依赖,也要减少对发展援助的依赖。在发展计划的制定上要更有自主性。非洲国家必须迫使欧洲殖民国家认识到,他们不是后者的领地。“我们必须在欧洲国家面前站起来。让他们与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的发展中国家竞争开发非洲的资源。” 为此,非洲国家和人民首先要抛弃“等待援助、等待施舍”的观念和心理状态,而要积极主动地创造条件,改善基础设施和各项服务,同时在制度、法律建设方面营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以促进经济发展。姆卡帕特别强调加强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由于基础设施的薄弱与落后,使得开发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的成本较高,投资回报率大为降低。

    
关于非洲的政治任务,姆卡帕认为,首先是要建设一个民族国家,加强国家的能力建设,为此往往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党和政府,而不是简单模仿威斯敏斯特议会民主模式。这就是为什么坦桑尼亚独立以后要实行一党政治的原因;这是为了促进和实现民族融合、强化民族国家观念,以建设一个现代民族国家。姆卡帕赞赏中国关于稳定压倒一切的观点,稳定是第一位的,没有稳定的政治环境,民主建设无从谈起。姆卡帕还赞赏中国对非援助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干涉非洲国家的内政,不把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模式强加给非洲国家。相反,有些欧洲国家却仍然抱有陈旧的观念,认为非洲在政治上也是欧洲的后院,因此要模仿欧洲或者西方的政治模式。

    
关于全球化问题,姆卡帕指出,在全球化迅猛发展的世界里,世界各国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是,这种联系和发展是不平衡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处于最边缘的地位。因此,非洲在哪里?如何让世界听到非洲的声音?非洲应该怎样定位自己?他援引世界银行前行长沃尔芬森的话说,在这个急剧变化的全球化世界里,国家是划分为四个等级或阶梯的。第一等级是美国和欧洲等富国,它们占世界人口的20%,却支配全球收入的80%;第二等级是中国、印度、等新兴的具有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约有30多个),它们今后有可能成为全球的领袖;第三等级主要是拉丁美洲国家,它们既不是太穷,发展得又不是太快,集聚了世界20%左右的人口;第四等级主要是世界上那些最穷的国家,它们经济停滞或者倒退,这些国家主要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因此,这个世界更多的是以欧洲和美国为中心的。“今天,我想向你们提出的问题是,你们的世界观是什么?你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发展变化的?在这个发生急剧转型和变化的世界里,我们如何努力做到更多地以中国为中心,或者以非洲为中心,从而更少地以欧洲为中心和以美国为中心呢?”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将部分地取决于中国和非洲经济的发展,以及中非合作的进展。


    
师生们围绕以下一些问题与姆卡帕先生进行了交流:坦赞铁路建设的历史背景和具体细节、坦桑尼亚联邦主义成功的要素、中国企业在非洲遭遇的误解和冲突、西方援非体制与中国援非体制之比较、苏丹达尔富尔问题、坦桑尼亚如何处理贫富差距问题、非洲联盟进程中的障碍、困难以及中非关系发展的挑战等等。对此,姆卡帕先生都作了具有启发性的回答。姆卡帕先生健谈、充满热情,座谈会的气氛十分热烈和活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