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初晓波: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国关本科生导师制任务专访系列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2018-03-13  作者:   点击次数:   [] [] [] [更大]

        提起导师制,初老师追忆起了十多年前——“我的印象是2003年我们曾经有过一次尝试。当时,我带了六个学生,直到现在还有联系。”关于为何这一制度没能持续实施,初老师也有些疑惑。但他认为,那次实践是成功的。“一是我们关系特别好。我那时候还年轻,十四年前,那时候三十多岁,精神充沛,也没孩子,就在学校旁边的青年公寓住。我和同学们经常一块儿聊天,一起出去玩,还策划过去重庆璧山的暑假社会实践活动。第二个就是,导师制和班主任制度是有一些重叠的。”老师告诉我们,学院里的各位导师基本上都当过班主任,所以都有丰富的与学生交流的经验和习惯。因此,导师制并不必是一个崭新的、机械的制度安排。此外,每一位任课老师都有自己的 office hours,与学生的交流本是常态,无需将之作为新鲜的事务来对待。

        同时,从初老师个人经历来看,与之交流的很多同学并不是自己指导的学生。“不是又怎么样?我们院的老师,我们北大的习惯不就是这样吗?敲门就可以进入办公室。怎么不行呢?”有时候,一些其他院系,甚至外校的同学也会跑来旁听初老师的课,而初老师总愿意耐心与对方交流。在初老师眼里,作为北大的老师要承担社会责任,对于社会人有疑问,不应该拒之门外。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对于很多新生在见导师之前会感到紧张这件事,初老师表示,其实老师们还是比较能够理解的。“学校就是这样——铁打的北大,流水的学生。学生第一次见导师多少都会有一点紧张,我能理解。如果学生紧张,老师该怎么办?想办法让学生不紧张呗。”大家可以交流的方式很多,当然面对面的沟通比较重要。

        在与学生交流时,初老师也很擅长找到一些话题,无论学术还是生活方面。简而言之一句话——“大家有什么样的要求和烦恼,老师就会做什么样有针对性的回答。老师会考虑到不同同学在不同阶段的不同需求来进行沟通。”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到底希望导师制有还是没有呢?这是一个问题。”在初老师看来,导师制能帮助同学们少走一些弯路,特别对于刚入校的新生,这的确是非常不错的设计。但另外一方面,老师也指出,导师制不能包办一切——还是要让同学们学会自己解决问题,这正是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所需要的基本能力。“如果自己在大学阶段都不去自己尝试、体验、摸索的话,到社会上还有人扶着你吗……话说回来,我觉得最终还是要同学们自己要面对所有的问题。”

        初老师不希望导师制成为学生的依赖。“我们北大的传统是要求自由,强调自主和独立判断、独立思考和独立行动。当然这和导师制不矛盾……我上研究生以后,有研究生导师,导师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因为到研究生以后,你的专业就比较明确了,然后导师指导你的不仅仅是学术研究,包括为人处世、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这对学生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一点没有疑问。”不过,大学的时候闯一闯,碰一碰壁,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其实强化了自己的个性,提高了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现在,繁忙的教学和科研任务之余,导师制也花费了初老师的一些时间,甚至会带来一些“悖论”——导师一方面希望和同学交流,但又担心影响、干涉同学自己的学习生活节奏;导师当然希望能随时随地和同学们交流,但作为老师,同时还有教学、学术、外事等等各种活动,加上个人家事、私事等限制,时间上调节起来不是那么轻松。但无论如何,初老师依然相信为这种交流付出时间是值得的,也是必须的。“大学的意义第一位的不是教师个人的学术研究,第一位的任务是培养学生,如果能确认这个前提,作为教师,与同学交流是自己的使命,也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谈到导师制给自己带来了收获,初老师的想法是,“同学们是中国乃至世界未来的主人翁,是未来社会的精英,大学阶段对各位来说就像飞机起飞之前,在跑道上蓄势待发,老师能帮它加油、检修,看着飞机滑上跑道,直上云霄,也就是在大家起飞的时候能守候在旁边,帮上一把,这种感觉就是得天下英才而育之的快乐吧。”

        “其实老师说的大部分都是婆婆妈妈的车轱辘话……很多内容估计和父母说的差不多。”但是有一句话,初老师会发自内心地对自己带的所有学生说,那就是“不要后悔”。同学们有机会站在北大的舞台上,就说明当初是被千里挑一、万里挑一选出来的,等到毕业时不应该留下遗憾。“所有的事情都别后悔。包括现在遇到彷徨,做什么,做不做,我建议以自己将来不会后悔为前提来衡量。”比如,初老师以前曾多次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一二·九”合唱,至今都保留着当时的大合影,很多同学刚开始参加训练的时候会觉得好繁琐,甚至有些无聊,但凡是参加过的同学和老师没有后悔的。“大家到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再回头想想我今天说的这句话——真的是刹那间,四年就这么过去了。”时间一去不复返,只有好好珍惜每一天,将来才不会留下遗憾。“我经常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二十多年过去了,就和昨天一样。希望大家从大学时候开始,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习惯,还是为人处事……想清楚一个前提,不要后悔、不留遗憾。”

        老师给大家的建议是,遇到选择困难时,问问自己——我如果做,或者是不做,我将来会不会后悔?或许这是个比较简单而实用的方法。

        最后,初老师总结说,导师制的目的是促进我们早已存在的师生交流,似乎不应该变成一个机械僵硬的制度约束。“我倒不太赞成那种见一次面必须做详细记录的规定,师生边谈边记录有多别扭啊。我想,老师和学生的交流,是很自然的,形式方法也很多样,一起读书、爬山、散步等的效果也挺好,不一定非要坐下来一本正经谈话。另外,师生交流是以需要为前提的。从学期来看,特别是开学之初,或者是期末之前;从年纪来看,一年级和四年级,在这些比较关键的时间点交流自然就更多一些。简单来说,就是同学们有需求、有困惑的时候。”如果程式化,那就容易变成一个负担。“什么是交流?交流是一种轻松愉悦的事情。有必要把它变成一种负担吗?我觉得导师制还可以更人性化一些。”

 

信息来源: 初晓波: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国关本科生导师制任务专访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