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科研管理 > 科研动态 > 【时政点评】刘海方:肯尼亚中餐馆事件深度访谈
【时政点评】刘海方:肯尼亚中餐馆事件深度访谈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2015-04-10  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 [] [] [更大]

 肯尼亚中餐馆事件回顾

3.24非洲一家最大的报刊《民族日报》Daily Nation Newspaper在其头版报道:一家开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比的中国餐厅,在下午五点以后就拒绝非洲人入内。在报道刊登后的几小时内,餐厅店主赵阳就因没有有效的执照经营餐厅而被捕。

3.26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发表道歉声明,指责该中餐馆的错误行为。

3.27当地示威者强行闯入重庆酒家,抢走饮料、厨具、电器等。

3.31赵阳被保释出狱并交纳100,000先令的押金(约合人民币6600元)。

期间,非洲人在twitterFacebook上设置议程谴责中国人种族歧视,在肯华人热议此事,并持不同意见。

嘉宾:

刘海方——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陆璟皓——中非卓越基金研究员

Apple Wang——某公司区域经理

 Chris——肯尼亚某顾问公司负责人,肯尼亚人

李杭蔚——驻非工作媒体人

 

1、 事件回顾

主持人:首先我们来讨论讨论这个事件本身,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这家中餐馆重庆酒家会有这样的规定呢?老板说是因为在2013年的时候,重庆酒家遭到过一次当地人的抢劫。那下面呢,我们来通过一个在重庆酒家住过一段时间的一个华人Apple Wang来了解下这个抢劫事件的经过,他是某公司的区域经理,长期负责肯尼亚的事务,因此在重庆酒家住过一段时间。

 

Apple Wang因为当时抢劫的时候我也没在,是我去之前发生的。听他们老板还有住的人说了这件事情。因为重庆市四川人比较多,都喜欢打麻将。而且在肯尼亚很多赌场都是中国人开的,而且在那边也没有娱乐节目,所以很多中国人都喜欢晚上呆在中餐馆一块打麻将,然后重庆就是聚集地之一。以前黑人都能进店就餐,但有一天晚上就有黑人冒充顾客,进去之后拿着枪,里应外合把重庆酒店抢劫了一番,包括住客、打麻将的人。被抢的不仅仅是重庆,还有其他的店。然后也不仅仅是华人餐馆,很多餐厅都被抢劫过,甚至发生过恐怖袭击。但是问题就在于,重庆是一个小饭店,它没有能力像东土酒店(注:肯尼亚东土酒店是肯尼亚首家由华侨华人投资兴建的大型酒店。)这种大酒店一样去进行逐步安检还有配枪,只有一两个保安。所以你想让他们也作出这种安检措施,非常的困难。

 

2、重庆的规定算是种族歧视吗?

主持人:那请海方老师给我们讲一讲,您觉得这种做法算不算种族歧视,就是出于自己的安全原因,避免当地人在夜晚入内?

 

海方:如果要是回溯整个种族歧视的概念、定义,时间就比较长了。我们就要回到19世纪末达尔文学说,所谓的进化论,被公布被发表之后,很多人开始使用达尔文的“不同生物在生物链上有一个等级、有一个进化次序”,运用到人类社会上,把人类也分成三六九等。所以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种族歧视最盛行的时候,白人把跟他们生活在汪洋大海里的广大多数的黑人置于不同的地理位置上,然后有效地去保护相对少数的白人利益。比如说系统地设置某些行业不行黑人进入工作,而把相对轻松而且更上层的工作留给白人。所以种族歧视最集大成的表现低于是南非和美国,这两个国家先后都出现过非常系统的种族歧视。叫歧视也好,或者就是说要分而治之,把更差的待遇留给黑人,更多的特权留给自己,这就叫种族歧视。我觉得我们华人在向外移民的过程中刚好是跟这个相反的。因为一位长期研究华人移民的历史和现状的国内老师有过这样一个定义,华人向外的移民叫和平移民,因为他们不是由国家去组织的,尤其像重庆饭店这样的,就是说他们不是通过某些政府的促进机制,然后到达非洲国家然后在当地去营业的。他主要是通过个人去努力,个人的勇敢寻找新生活的态度、努力与实践来到当地的。所以他背后既没有国家的任何保护,也没有当地的来自于官方机构的支持。他们表现的形态仍然是和平移民,而且出于安全的考虑,尽管可以说他的做法会有不妥的地方,但很难上升到种族歧视这样一种高度。

 

当地相关部门对重庆的处罚是否有足够的法律支撑?

主持人:另外在这个事件当中,中餐馆老板被捕,当地相关部门给出地依据是说他没有有效的执照,报纸里面说他运营的地级餐馆缺少tourist license,翻译过来就是旅游执照。另外说他在招聘员工时没有work permit,就是一个招聘许可。还有一个拘留他的原因就是fake residence,居留证造假,所以赵阳被拘留两天。那关于这个执照的事情,我们也来听听Apple Wang的说法。

 

Apple Wang当地的一些政府机关去查重庆,但是你不能以歧视的名义去查一个酒店,因为这不算是罪名。然后他们就查这个酒店的证件,据说需要十几还是几十个证。实际上重庆这些正常营业执照都有,但是他居然说重庆缺了一个旅游的证件,然后又因为酒店里面养了两个大草龟,还需要重庆办理野生动物养殖证。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现状。不管是小企业、大企业,做得再完善,他都总有办法找到一点纰漏,一个政府部门想找你麻烦实在太简单了。所以说重庆这边就出事情了,被关门了。

 

在非做生意的华人和当地执法部门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主持人:嗯,刚刚Apple Wang也说了有关因执照不全被捕的事实,我还没有考证他说的实际情况。那海方老师您觉得肯尼亚相关部门对重庆做出的一系列的处罚,是否有足够法律支撑呢?

 

海方:我认为值得当地华人群体以及中国官方代表注意的大背景是,他们的存在已经在引起当地人的反感、过度反应。因为很可能如果其他国家的人开的饭店有过类似的事情,即便是当地媒体报道了,也不会引起官方的纠察。我自己认为,它也未必像是刚刚Apple Wang说的只是去查你的旅游签证那么简单。他很可能是因为受到媒体的过度压力,甚至当地压力集团的影响。所以才会很快出动。更何况还有另一种可能,也是我们在其他国家调研时遇到的情况,如果有当地人爆料中国的营业者或商贩有不合规矩的地方,当地警方也会很快去执法,实际上更重要的目标很可能是中饱私囊,是为了自己从中获得贿赂。在这点上中国的商贩也做得也很不好,因为没办法沟通,他们只能采取贿赂这种手段。然后就培养了警方的恶习。所以我自己的感觉是,一个是从大背景上我们要考虑当地人对我们过度的重视,另一个是警察与中国营业者的互动关系是否已经是到了这种程度:你只要有一点点不好的举动,然后我马上盯上你,实际上我只是想从中获得个人好处,然后这个事情就可以私了了。

 

主持人:那璟皓,你在非洲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你了不了解当地做生意的中国人和的政府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璟皓:所谓的在非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是分有很多不同种类的。有官方背景的企业或官方主导的国有企业,或者一些政府的中间人,他们在非洲就主要是进行政府间的交流。也有一些自己过来做生意的中小型企业,他们在和公众交流的层面会出现一些空缺,而这个空缺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肯尼亚政府,都很难协调。虽然广大中小型企业占中国对非洲投资的80%,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和当地人的交流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情况。不管是中国使馆好,还是肯尼亚的当地机构,都很难帮助促进他们与当地的交流。而在这些企业中的一部分,是饭店、杂货、小商贩,他们要经常面对当地企业、当地执法机构,而且常处于弱势地位,就像重庆酒家。他们在经营的过程中,一方面受到很多来自执法部门的压力,比如这个件办不好那个证办不够。其实在非洲,很多所谓的营业许可证或者当地的法律条文都没有太清晰的规定。所以很多中国企业有时会忽视证件的办理,遭到政府无理的要求,但是没有受到政府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政府对他们进行干预,甚至是一些闹事分子的干预,中国企业就比较难以应对他们。所以你会看到像重庆酒店,在碰到索马里恐怖分子抢劫以后,是会觉得没有安全感,觉得非常需要一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但是没有一个机构能够来教他们怎么做。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采取拒绝一部分高风险的人群来保护自己,那这样的做法,恰恰也是没有考虑到当地民众的文化感受和文化敏感部分,所以我认为中国中小型企业在非洲当地的交流,无论与商界还是与政府打交道,都是有非常多的地方需要去改进的。

 

3、各方声音

肯尼亚人:非洲人对种族歧视非常敏感

ChrisIt is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at out of 54 countries in Africa, 52 of them were colonized. In African history, there are complex histories with foreigners came to Africa. Because they were powerful and they had guns, and they had money, they built houses in the best places and the best foods. In that way, to force Africans to work for them Therefore, we did in mind to get to understand incident such what topic in Chinese restaurant is very emotive. The matter in heart here is not about our limit. The matter here, is about respects, it is not economic.

I have listened also to the different Chinese restaurants managers who talked about these incidents. They all blame on security. What they do not seem to realize is that many other foreigners as well as local people have restaurant business does in. Other people also face the problem on desks. The key point or the main difference lies in how they approach the problem. Many have invested heavily in security measures.  If you go to different shopping malls in Kenya or different restaurants. You have to go through many security measure. And this is acceptable.  When you look at how the Chinese restaurants in Kenya, in Nairobi or in other cities within Kenya are secure. Most have only two guards at most whose main work is to open and close gates. Is that enough? I do not think so If people can’t enter a restaurant because it is quite expensive and they can’t afford it, that’s fine.  But if I am not allowed into the restaurant because of my skin colour, that is very disrespectful.

If you want successfully to do business in foreign parts that is not your own home, then it is important to come up with policy respectful. And when you do this successfully, then it will be easy to get profits you want and live the life you want. But if you do not respect this, then there always be a problem.

主持人:我就概括下他说的几点观点。第一点,他说因为非洲有很长的被殖民的历史,所以对于种族歧视非常敏感。第二点就是,他觉得这个和经济是没有关系的。是关于respect,是关于尊重的。他说,如果当地人觉得你这个酒店太贵,或者是住不起而被拒之门外这是可以接受的。而如果是因为自己的肤色而被酒店拒之门外,这个是非常不受尊重的。还有另外一点就是,中国餐馆、当地餐馆或者说是外国人开的餐馆,甚至包括各行各业的商店,都面临着很严重的安全问题。但他们会在安保方面花很多钱,顾很多安保人员,甚至是很多携带武器的安保人员。但是他觉得中国餐馆一般都只有一两个人在门口做保安,这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当地华人:此事无关歧视

Apple Wang刚才说的第一点的时候,他们曾有被抢劫的前例,也因这个治安问题,不敢再让当地黑人进去。因为他们确实没法区分哪些黑人是抢劫的,就是有点一刀切的意思。做的可能确实不对,但也真是无奈之举。我认为这是没有歧视、挑衅这一说的。然后也因为酒店新来的管理员是个小姑娘,可能就说话比较直,不够圆滑,她对黑人顾客宣城的就是“我们五点之后不允许当地人入内”。当地人较真,让记者报道了这个事情。而报道事件的民族报(注:该媒体为《民族日报》Daily Nation Newspaper,是非洲最大的报刊之一),是具有西方背景的一个报纸,他们也乐于把这种冲突的事情发扬壮大。而且他说的还不是重庆饭店,而是Chinese restaurant中餐馆,就把整个面都扩大了。

 

学者观点:要讲尊重也要理解安全顾虑

海方:我想回应一下Chris的观点,他讲的就是非洲人对种族歧视非常敏感,我是非常理解的。几百年被种族歧视的历史,让他们对任何一点点因为肤色而表现出来的不友好、陌生、歧视等的态度,他们就会很敏感,然后会有各种表现。这个方面我是非常理解的。而且我比较同意他关于respect的说法,这个事件不管是说跟经济有关还是跟其他的问题有关,他强调的respect确实是中国人,不仅仅是中国人,任何到非洲这片大陆来的人,都需要去学会的。以往在我们官方文本里,会讲亲、仁、义这些方面,但是respect这个方面,我个人认为也是需要大讲特讲的。外来人不觉得是缺乏尊重的这种情况下,本地人可能会觉得是不尊重。所以,我想会出现示威、打砸抢的情况,确实跟这个是有关系的。不然不会有很多民众有极强的反应,有像Dairy Nation这些报纸去报道这个事件。

这个事情一出来之后,我也问了一下在肯尼亚那边呆了很久的朋友,了解了情况,就是说,这位店主赵阳,之前是在苏丹做过很长时间的志愿者,所以从她的这个背景来讲,她确实是像Apple Wang说的一样,比较诚实,就是一个不会绕心眼的人。那么,据Dairy Nation 爆料,这个事件发生的前一天,两个肯尼亚人和另外一个好像是以色列人,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五点以后到了另外一家中国餐馆去,也遇到了阻止。所以第二天他们把这个事情跟DailyNation说了之后,Dairy Nation 去找这家中国餐馆,中国餐馆拒绝接待,不做回应,所以他们才找到重庆。那么这位小姑娘她确实是心无城府,她就说那你们应该理解,我们确实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才这样。

实际上,在肯尼亚,从索马里青年党的袭击也即是2012年开始,就一直遭受多宗恐怖袭击。到2013年西门袭击已经造成那么多人的死亡(注:即西门购物中心枪击案。在2013年,内罗毕一所由以色列人拥有的购物中心,受到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武装分子袭击,多名外国人遇害)。然后,从去年5月份以来,在蒙巴萨、在沿海一带的这种猖狂的活动(注:蒙巴萨海岸是肯尼亚著名的度假胜地,14年索马里激进分子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后,原本深受欢迎的海滨胜地已变得十分冷清)。我觉得中国餐馆有这种安全的顾虑是一点都不过分的。其实不光是中国餐馆这样,像美国、英国都已经从去年5月发出正式的旅游警告,禁止他们的人员进入到蒙巴萨一带去旅游。而且他们在当地使领馆已经都关闭了。所以人家都是撤得一点人都没有,就只有我们中国人还比较勇敢(笑),在那边继续做生意。但是同时呢,确实像这样的小餐馆,有成本的顾虑。当别人都有很多安全设施时,这些小餐馆可能只能采取比较简单的方式来保障自己的安全。其实,我想Chris所说的你应该有更多的武器等的选择,确实是大多数高级豪华餐厅所采取的。前几年,除了14年,每年我都会去一次肯尼亚。以前在肯尼亚的中餐馆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想这是真的因为肯尼亚近两年的安全出现这么大的一个问题,才会有了如此反应。而且如果是一个成本的中国大餐馆,也会像其他人一样,用各种复杂的安保措施来保护自己。但确实像重庆这种小的它也做不到。

 

驻非机构工作人员观点:双方难以达成共识

璟皓:我接触的观点有来自中国人,也有来自当地人。那么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的口径还是比较统一的。就是咱们还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面说,我们是希望自己防卫自己,你肯尼亚人到这边来查处我们或是报道我们,那就是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感受,没有考虑到我们经营的这个困难。而且也暴露了我们对当地的挑衅、打砸抢的无助感,我们都感觉非常打抱不平。但是我更加想强调的,是当地人对这个事件的看法。肯尼亚大学生群体,以及一些在海外受过教育的非洲人,和我交流下来,我觉得他们的这个感受,主要是以下几点:

第一就是,他们觉得,如果中国商人到我们这边来做生意,那么我们非洲人就是东道主,而中国人是客商。那么到我们这个东道国来做生意,首先,你完全可以因安全的考虑,不用到我们这边来做生意,你可以到更安全的国家去。那你既然来的话,那你做生意的一些讲法和举动就得考虑我们当地人的感受。如果肯尼亚人觉得某件事情是触动了他们敏感的神经,比如让他们觉得这是一种种族歧视,那么我觉得,我们中国人的辩驳对他们来说都是没有非常大的作用的。大家都会觉得你这个群体到我们这边来,做了这样的事情,对自己做的事情还要做出这样的辩护,我们当地人是不相信的。所以这一段时间的交流下来,我觉得,就是中国人觉得肯尼亚人没有体会到中国人自己要保护自己的这种心情,而肯尼亚人觉得就是中国人没有体会到这件事情就是触动了他们种族歧视的这方面的敏感神经。我觉得在这一方面,两方是没有达成一个比较好的共识。

 

4、延伸讨论

1)中国驻肯尼亚使馆的表现

主持人:另外,在这个事件当中,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也是扮演了一定的角色。首先是在326号,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发表了道歉声明,向当地人道歉并严厉指责该中餐馆的错误行为,并且说希望当地的其他中国人也能从此次事件中吸取教训。还有就是在327号,当重庆酒家被示威者打砸抢之后,中国驻肯尼亚大使也在第一时间发出了谴责声明。二位怎么看中国驻肯尼亚使馆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

 

海方:我非常同意刚才璟皓说的。不管你是不是有这样一个明文规定,说在五点以后不能让肯尼亚人进入,既然他们理解为一个事实,而不再是一个传说了,那么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妥的地方。我们只能去改变自己,不管出于安全角度还是其他角度。所以我觉得,使馆出面,在两个场合的表态,第一个场合的道歉,第二个场合的谴责,还是可以理解的。就是说他认为,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对于当地居民有不尊重的举动,或者是说态度,表示道歉,那没有问题。然后打砸抢的这个事件,我觉得如果当地不能够加入,就是当地的法律、警察如果不能够加入,共同地去追缴,这种过度的示威,打砸的行为,使馆恐怕也没有更多可以做的。他只能是以公开的、私下的各种各样的途径,尽量地向当地政府去施压,他肯定不能出面执法。所以除了去谴责之外,恐怕也没有,更多可以去做的,只能是说公开表明态度,我们还是站在自己公民这一面的。

 

璟皓:我也想谈一下我的看法。我觉得中国的使馆在这件事情的官方表态,我个人认为还是比较正确的。因为虽然这打砸抢事件或者说是中餐馆事件,是一个个案,而且是民间的一个个案,但不可避免当地的舆论已经直指中国与肯尼亚的合作关系了。当地人会说,我们和你经贸合作的代价难道就是这样的种族歧视吗?等等的言论。那么这样就上升到了非常不好的高度了。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的丝绸之路战略和肯尼亚有非常多的联系。而且肯尼亚几个非常大的项目都是由中国政府和中国国企一起协调开展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使馆处理这件事情必须站在战略的高度上,和肯尼亚政府一起谴责当地一些对促进双方关系不利的事件和处理方式。所以,我觉得中国使馆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语境和角度是比较恰当的。但是我觉得这边的中国群体会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们中国在其中是处于劣势的地位,我们恰恰需要当地的中国大使馆给我们撑腰,大使馆给我们一个说法。所以这边的这个群体,对中国的使馆直接道歉还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

 

2)危机公关

主持人其实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后,是需要做出危机公关的。有一位驻非工作的媒体人对危机公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来听一听李杭蔚她是怎么说的。

 

李杭蔚:首先我想说,我在肯尼亚认识很多与当地人友好相处、积极融入当地社会群体、积极参加当地发展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年轻人。我知道,比如说,有中国青年在肯尼亚众筹过学校,中南屋的志愿者们给贫民窟众筹过球衣、球鞋,修建过平民窟的足球场。但是这些举动并没有被多少当地或西方媒体报道过,反而是重庆餐馆这样一个事件引起了当地和西方媒体的大量关注,并且被媒体引导到可以说是以点概面、以偏概全的这样一个方向。当然我觉得这与媒体的属性有关,但是我认为针对这样一个事件,华人群体需要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尤其是华人在海外的危机公关意识的不足。我认为华人群体在非洲可以更积极、更主动,更迅速地去回应质疑,因为最佳的公关时机往往是非常短暂的。作为在非洲的华人,我们不仅需要规范自己的行为,需要尊重当地的法律和文化,也需要掌握主动,比方说提高危机公关的能力。否则长期以往,可能会导致华人群体在海外媒体的公众形象不佳,在国际语境中更是全面失语。

 

3)在未来,怎样应对中国走出去的实际困境?

主持人:嗯,那海方老师您觉得现在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中国公民以及中国大使馆,包括中国政府,应该怎么样做来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或者是说来弥补其中的一些过错呢。

 

海方:我的感觉是这样的,第一,这个个案发生之后,不管是中国使馆,或是中国的其他机构,如果是没有调查的话,肯定是很难讲的。其实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媒体来出面来调查这个事情,仔细地进行深入调查。比如说,刚刚前面讨论的一个个的环节,到底他是以查证件的名义去的,还是说受到了Dairy Nation的压力过去直接针对他的歧视行为来去的。这些细节,我们在国内的人没有办法掌握,那么就要求在前线的记者、媒体,去进行深入调查,让真相呈现出来。一个是像我刚才说的,通过微信等方式联系到当地人员,了解到说,这个店主本身实际上是非常无辜。她自己经手这个店实际上才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那重庆店之前遭抢劫,是原来的店主遭到抢劫。然后人家离开,然后新的女孩子过来盘了这家店,她实际上是替其他店来迎接记者的挑战。等于是说别人有了这样不成文的规定,那么板子却打在她自己身上。所以像类似的故事如果当地有比较成熟的媒体,不一定是中国的,能够去进行正面的宣传、解释,沟通的话,我想这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我们整个的中国媒体走出去的局面已经在逐渐打开。我觉得,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应有cctv China Daily关注双边关系这种高大上的双边往来,还应该要重视民间发生的这样的小的不愉快,甚至是受到威胁这种情况,然后及时地把他们的情况反映出来,这样的话才能够发挥更多作用。就是说一方面中国政府、使馆这边能够积极地从官方的、从外交的角度去沟通,对于我们不妥的地方给予道歉。另外一方面呢,必须把故事完整的样貌呈现出来。我希望,将来如果能够有一些比较有眼光的投资者,应该投资到中国华文媒体这一块。主要是去关注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主持人:那除了媒体这方面,两位觉得在非洲的这些,不论是国企的华人,还可能更多地是自己做生意的华人,怎么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又不触犯当地人,能够更好地改善与当地人的关系呢?

 

璟皓:那么南非这边呢,我觉得有几个特别适合去学习。首先安全保护方面,南非这边呢,就是有南非华人界的一些领袖人物,以及当地的警察局、政府的官员,形成了一个警民合作中心的模式。这样的模式呢,就保证警察,与华人群体之间有足够的互动,而且可以调集民间的资源,增加警力,来保护华人比较密集的商业区。这个方面,我觉得在安全保护方面,是非常值得学习的模式。从法律保护上面,我觉得不管是由中国使馆或者经参处来协调也好,还是由当地的中国的华人华商联合会等机构来协调,我认为是非常有必要成立一个法律咨询部门,就是使用一些我们国内的,或是本地的一些法律专家,以一种长期咨询的身份,来给我们中国的商业机构做一些咨询。那么在这种情况发生以后,如果需要面对媒体,或者是在法律方面需要立即咨询,那么这个机构能够很好地保护我们中国机构能够得体地面对当地的执法机构。

第三点是,我认为,在肯尼亚这边呢,有非常多的意见领袖、学者、律师,或者是媒体人物这的圈子。那么这次中餐馆事件,这些人物也是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觉得我们民间群体在非洲,不论是在哪一个国家,都非常有必要和这些意见人士保持一个固定的交流。而不是等到我们需要做危机公关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找谁去帮我们做一个advocate,去找一个人帮我们去说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平时我们就需要在中非民间交流的这一块加入一些和当地的意见人士的经常交流。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将我们的一些想法和他们有一个互通。等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一些意见领袖也是非常乐于在媒体上发表他们自己的观点的,他们就会提到以前和中国人交流下来的一些中国的想法,帮助这个本地人来理解,比如在中国人的角度上面,中国的这件事情并不是种族歧视。我觉得这一件事情是需要双方的民间机构去疏通去引导,去经常性地举办一些会议,能够帮助双方去进行一些经常性地交流。

我觉得这些意见人士本身也是非常愿意和咱们这边的中国群体进行交流的,但目前的现状呢,就是在大多非洲国家咱们中国人的群体,只希望保持我们自己的小圈子,而不是到外面去和别人交流。所以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呢,我们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合作,加强这方面的交流,而且是要政府和民间一起来推动这方面的交流的。

 

海方:我同意璟皓上面所有的建议,我觉得这几个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刚好指出了我们整个的,实际上是中国整个社会的一个特点。就是我们是大国家,小社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除了国家能够保护之外,我们的公民社会实际还没有走出去。中国的公民社会还在成长之中。从商业的角度,从社会文化的角度,都没有给我们的商业阶层提供支撑。这是我们的一个极大的问题。就是说,随着中国的商业在不同的国家成长起来,那必须有这个中间阶层的,就像中南屋也好,璟皓的卓越基金也好,就像他们这些有理想的,愿意有奉献精神的愿意能够融入当地的。

实际上我相信刚才璟皓建议里提到的几个点,都是他们基金正在做的这些方向。就是他们是看到了我们整个的缺失,所以能够在前方做出这样的努力。我觉得未来如果能够真的解决整个中国人走出去的困境,预防像重庆酒店这样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必须期待中国公民社会能够走出去,能够大量地在各个国家有自己的机构。因为你看这些比较成熟的和非洲有长久伙伴关系的国家,都是这样的。美国的各种各样的NGO,不管是促商的,还是促进保护当地侨民的,还有做志愿者的这些人,远远多于他在海外投资的人数。所以,不管你遇到任何问题,你都可以期待有人扮演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不管是璟皓刚才提的法律上的咨询或商业环境上的咨询,还有是说跟意见领袖跟公知等的沟通。因为我们的这种商业阶层很可能很难自己去完成这些事情。所以就需要有一个这样的阶层涌现出来。所以在这样的地方,我们能看到像中南屋和璟皓的卓越基金能够在这边成长起来,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我也由衷地向他们这些年轻人致敬。他们在前方,将会成为帮助预防、解决中国在这方面的危机、困难的一股重要的力量。 

 

本文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NzMzODY5MQ==&mid=355536440&idx=1&sn=21223d4a63d727b5c99c9c2fd76a4e4f#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