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学生工作 > 最新动态 > 国辩新声 | 校新生杯赛程回顾:辩字双辛,我对你只有一心
国辩新声 | 校新生杯赛程回顾:辩字双辛,我对你只有一心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8-11-24   发布者:   访问次数:   [] [] [] [更大]

  “从深思熟虑的自杀中体认向死而生的悲悯,在无奈而锋利的滴滴声里探寻规制与体制的挣扎,被裹挟在北上广的浪潮下描摹一整个代际人的群像,最后复归于暖气在江水中的解构与消融。”

  2018年国际关系学院辩论队在北京大学第十三届新生杯辩论赛的征程于11月18日半决赛告一段落。整整一个月,赛前熬夜肝论点做攻防,场上奋力拼搏不屈不挠。我们从不以成败论英雄,虽有遗憾亦有收获,所有经历皆为成长。

  

  第一轮 10.21:26→16

  【对手】元培学院

  【辩题】一个人深思熟虑选择自杀应该/不应该被阻止

  【持方】正

  【上场队员】一辩 寇雨琦,二辩 吴艺哲,三辩 潘奕晨,四辩 章煦

  【赛果】3:2胜

  

  “一个人深思熟虑后选择自杀,应该/不应该阻止”这个辩题是校新生杯第一场。也是小吴打二辩的第一场。也是小吴质询质到听不懂论的第一场。也是被胡神子沛学长玉瑶姐买玲姐茹邑姐萝卜姐凌子姐一苇姐carry的第一场。第一总是有很多重要意义的。小吴忽然想起来那个周末小吴和Python还和医学部打了绝望篮球赛。小吴又忽然想起来每周都会有很符合辩题的新闻,那一周是骗保男的妻子携孩子自杀的新闻。也就是从那个星期开始,大家的文件名字都变得奇怪了。(应该怪谁呢?)还有xpbb从巴黎发来的奶茶车。 -章煦-- 自闭的表情包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流行的吧。小吴比赛前一个小时印象最深刻的是刚盘完玉瑶姐姐之后,又去盘凌子学姐,然后茹邑姐姐突然带着口罩出现了,在我旁边坐下:“来,盘我。”不知怎的之后的正赛里小吴深陷客观主观的逻辑怪圈无法自拔,所幸Python在一盘三的时候幡然醒悟。自由辩大家站的比较均匀,但是有一个痛苦忘了比了,没咋推论。(这个问题好像一直存在。)最后比赛3:2险胜。“当然如果判我们输我也是认的。”玉瑶姐这句话伴着大盘鸡和刺激战场品起来别有味道。就这样,小吴完成了比赛反思的任务。

  ——吴艺哲

  

  第二轮 10.28:16→8

  【对手】城市与环境学院

  【辩题】打车平台的整改应该主要靠市场调节/政府监管

  【持方】反

  【上场队员】一辩 邱敬甯,二辩 寇雨琦,三辩 李嘉馨,四辩 章煦

  【赛果】1:4

  

  打车平台的整改应该主要靠市场还是靠政府?

  赛前听观众和没跟论的同学都觉得天然优势在我方,本着持哪方哪方劣的优良辩论传统,队友们都一脸???带着“雄赳赳气昂昂,我方优我队强”的自我灌输,和为大政府发言、包管包干包滴滴的自我修养,我们……

  毕竟涉及到网约车、o2o模式、垄断等较专业的领域,我们赛前资料准备做的非常充分。大家甚至开玩笑说我们像一群滴滴高管,坐在一起每天考虑企业未来。

  我们做的比较好的是铺的比较厚,对政府介入正当性做了很多网约车作为刚需、难以替代的背景铺垫,在比较解决力和损益比的时候就轻松了一些。做的不好的是推论力度弱,准备好的例子没有刷出来、战场意识比较薄弱,没有在一个点上打掉对方或者论没 推到底就开始跳。导致后来评委评价“都打到了,但是比较散,感觉都没打透。”在之后的复盘里我们也重点总结了这个问题。所幸立论很厚,在赛前对竞争机制和滴滴行为逻辑等问题作出了处理,并且得益于赛前准备,刷数据例子率为0.001的我们有1000000个数据例子支撑。最终还是赢下啦~总结是赢在准备,失在发挥,如何能把战场充分发挥用在赛场上是我们需要反思的地方。

  ——寇雨琦

  

  个人感觉这一场略有些守论过度,因为再上一场大家对论有点抛弃,所以学长学姐们比较着意于认真灌论,以至于我们在场上强势输出许多轮,但感觉我们可能没有真正做到把论融会贯通,所以操作才不够圆润流畅。另外,对于法律问题的回应被评判给抨了,我们是很服气的。

  作为一辩,常常会在各种时机、各种场合、被各种人物点到讲论,这一点很崩溃也很快乐,崩溃是因为我怂,快乐是因为这样我就能获得‘场上最熟论的辩员’之自我认同感,特别骄傲;同时避免了上场时被对方问到很怂。参与防反较少,最后看到热腾腾印出来的进攻防守战场,我的眼眶是湿润的,仿佛像是学长学姐们唇枪舌剑的唾液、lz学姐熬夜整理战场的泪水、与我作为一辩划过的水。

  每天的准备环节中,都是茹邑姐姐会率先绷不住,义正词严地打断我们或是热火朝天或是暗暗注水的讨论,强硬地表示:“我想回去睡觉了。”虽然学姐道尽了我们的心声,但我们还看到了一道名之曰杀气的光芒。因此,到了赛前的上午,得知需要接受茹邑姐姐的一对一盘问,我的内心不可谓不崩塌。但透过反复的练习,我感觉到自己的升华,我开始变得不那么怂了,腰也不疼了手也不抖了,声音还流畅起来了。

  我认为作为改进提议,也许我们应该全队一起参与做防反,不然lz姐姐会太累,我们把lz姐姐用尽了,以后就没有lz姐姐了,那我们还是得自己做战场。最后,实名表白所有优秀靠谱的学长学姐们,实名感谢所有劳苦功高的学长学姐们;也感谢18级所有可爱的队友。愿国辩愈来愈好,大家一起初心不改,迎接未来;张扬前迈,昕阳永在!

  ——邱敬甯

  

  第三轮 11.4:8→4

  【对手】社会学系

  【辩题】当今中国,北上广是/不是大学生追求发展的最佳选择

  【持方】正

  【上场队员】一辩 邱敬甯,二辩 吴艺哲,三辩 潘奕晨,四辩 章煦

  【赛果】4:1胜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我在这里寻找,在这里失去。”

  当今中国,北上广是大学生追求发展的最佳选择。

  准备过程中,从最开始大家直观想当然地认为北上广是最佳选择,之后怀疑没有最佳选择,最终才回归北上广,像极了社会发展过程中,人们从“北漂”到“逃离北上广”最终又“逃回”的艰难历程。

  学长学姐们一如既往地优秀,带着辩手同学们高歌猛进,有条不紊地立论、做战场、练操作。经过前面两轮比赛的历练,辩手们经验上和技术上有了一定的提升,队伍配合不错,个人环节都稳扎稳打,战场意识也得到了长足进步,大家进入到自由辩也还保持着推论节奏。但由于对方是社科强队社会学,我方的一些不足仍然体现了出来,例如在赛场上竟推起了之前在模辩甚至裸辩的论点(?)。最终由于整体上我方表现稳定,配合较为默契,该场比赛最终4:1取得胜利,最佳辩手颁给了正方四辩国际关系学院的章煦同学,因此这场比赛以国辩收获一次难得的双杀而结尾。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潘奕晨

  

  半决赛11.18:4→2

  【对手】法学院

  【辩题】当今中国,应该/不应该将暖气供应范围推进至长江流域附近的地区

  【持方】反

  【上场队员】一辩 董俊言,二辩 寇雨琦,三辩 潘奕晨,四辩 章煦

  【赛果】5:2

  

  国辩新生赛的最后一场就此结束了,虽然所得未必皆为所求,但终有所获。待在小间的两个月仿佛是自我主动的与外隔断,难免有些孤决,却也从中得到了封锁式的快意。从深思熟虑的自杀中体认向死而生的悲悯,在无奈而锋利的滴滴声里探寻规制与体制的挣扎,被裹挟在北上广的浪潮下描摹一整个代际人的群像,最后复归于暖气在江水中的解构与消融。打的比赛诚然不多,但好像也能依稀从中连出一条贯彻始终的、明暗不定的轨迹——何谓自由,何谓选择,何谓社会,何谓民生,何谓生命,何谓一个“人”。

  落回这场比赛,其实只有一个感觉——慌。这种慌来自于场下准备的不足,也来自临场反应的滞后。既是由于没有深入理解己方论的体系,导致对对方立论框架拆解不到位;也是由于场上辩手之间缺乏有效沟通,以至于攻防不绵不密,稀疏支离。失落、自责、懊恼总是难免的,但更重要的是,如何从输掉的比赛中总结经验,在赛后对自己进行有效输入与学习,并将其内化为自身的能力。一味的输出却没有输入只会使自己干涸。

  记得暑假里和宋队报名时,曾说担心自己能力不足,没办法加入国辩;如今兜兜转转,竟也是国辩正式的一员了,小间变得和家一样,原本彳亍的自己身边也多了队友的陪伴,还有永远值得学习的学长学姐们。也许国辩是一个“小于一”的存在,无数前人的身影重叠在身,却始终无法给出答案。但至少,在国辩的每一场辩论都使我不再是一个“单向度的人”。辩论不是一件只有输赢的事情,虽然持方一定,但始终要使自己保持“敞开”,在对立与冲突中学习。对辩手而言,求知的精神,真正对知识的极度渴求,那种想把问题弄通,弄得更深更广,达到新的视角的精神也许很难,却也更加可贵。但这才是辩论的应有之义,是辩手必须铭记一生的道统。

  最后祝福国辩永远秀外慧中,永远昕阳普照。       

  ——章煦

  

  

  “感谢主席,大家好,谨代表国际关系辩论队再次问候在场各位!”

  愿我们初心不变一路披荆斩棘,辩成我们最喜爱的样子,

  而终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站在台上,为自己高声喝彩,

  前路漫漫,征途现在才真正开始。

  

  

  (供稿 | 国辩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