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院友会 > 院友活动 >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沙龙第二十三期:诗歌与生命的关系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沙龙第二十三期:诗歌与生命的关系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2018-10-28  作者:   点击次数:   [] [] [] [更大]

  2018年10月27日下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第二十三期院友沙龙在学院二楼咖啡厅成功举办。来自《求是》杂志社、《环球时报》、《中国文化报》、北京市社会工委、北京外国语大学等20多位院友参加了本期沙龙。秋日午后,校园里道路旁的树木落叶簌簌,为当日的活动增添了几分诗意。

  本期沙龙邀请到两位主讲人,第一位周庆荣院友,笔名老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主要发起人,《星星·散文诗》名誉主编,《诗潮》编委。第二位王钦刚院友, 2001年起在证券公司从事投资银行业务。业余从事诗歌写作。译有«飞鸟集»(泰戈尔著,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和«流萤集»(泰戈尔著,四川文艺出版社即出)。

  中国文化报周刊中心主任,青年评论家杨晓华院友担任本期沙龙的主持人。

  两位主讲人首先同大家分享了自己与诗歌的一些故事。周庆荣院友首先从诗歌的作用出发,论述诗歌与生命的关系。在他看来,诗歌是形而上的。人的情绪以多种方式表达,物质的承诺和物质性目的的实现,并不能让人感到安慰,所以诗歌很有用。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唯一性和独特性,这种特性被点燃的时候,就会成为我们的担当、我们的思想去影响别人。人需要创造的时候,要找到一种路径,将自己从生活里面拔出来。让自己尽量不倒下,不倒下需要内心的坚定,这是诗歌能帮助我们实现的。杜撰的尊严也是一种尊严,能让人感到自己依然有未来。

  谈及诗歌与自己的关系,周庆荣戏称诗歌于他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不务正业”。他认为,诗是人写的,无论内容是什么,都一定和生活是息息相关的,诗歌是关乎人的生命的。卡夫卡讲:“人不是从下向上生长,而是从里向外生长。”人的成熟,人性的丰满,是要学会外生长,学会兼容,学会一只手握另一只手。这样言自由,言芸芸众生,不是悲悯,而是平等地握手,相互支撑,写好人这个字。他时常回归自然,在另一种生活形态中去思索。近年来在创作的过程中,也对“理想、远方、温度”这六个字有了更多的思考。最后他呼吁:为了让自己不再渺小下去,要从现在开始读诗。

  另一位主讲人王钦刚院友,则是从自己的诗歌创作和研究经历出发,分享了他关于诗歌与生命的关系的看法。王钦刚院友以诗歌爱好者自居,但这种爱好已经贯穿了人生的三十多年。从青春时期创作的开始,到事业期的无奈放下,他对于诗歌的回归是在不惑之年完成的。在他看来,人到中年会面临很多苦闷,要消解这种苦闷,诗歌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讲至兴起,他与大家分享起了他翻译《飞鸟集》时候的故事,并现场对几个不同的译本进行了比对和说明。回顾起翻译新版本的那段时间,工作之余日复一日的坚持,周围亲友们的鼓励,在他看来那是一段非常宝贵的记忆。

  除了翻译诗集,王钦刚院友对苏东坡和泰戈尔两位诗人的研究颇深。他在现场与大家分享了他对于两位诗人的看法,尤其是对一些具体诗篇的理解,言语间无不展示出他对于诗歌深沉的热爱与严谨的治学态度。

  在交流环节中,几位院友就诗歌作为文学样式的传承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院友指出,对于诗歌的传承,是我们文化自信的体现。中国人要回到自己的文化体系中来,不能东张西望,进退失据。要发掘诗歌中的底蕴和价值,一步一步开始做,总能慢慢带动文化的回归。人的生命就是诗歌,如果生命中能把诗歌和生活结合起来,那就会非常美。还有几位院友讲述了自己的生活与诗歌的关系,深情表示有一些诗人、一些诗歌,在漫长的岁月积淀过后,成为了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一部分,甚至成为了自己人生的信仰。这是诗歌与生命密切相关的一种体现,也是本期沙龙分享交流的主题所在。

  “国关院友沙龙”是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会主办、面向全体国关院友的系列活动,目的是为院友们提供学习和交流的重要平台。每期沙龙均就国内外热点议题,邀请一位业内院友或学院老师进行理性深入的分析,促进院友们展开积极的互动交流,增强院友的凝聚力。目前,院友沙龙已经成功地举办了二十三期,我们热情期待欢迎各位院友踊跃参与这项活动并分享自己的观点。